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憂遁草對癌症的益處,中西醫的看法

最近,在網路上看見對憂遁草功效抱有質疑的一篇文章,你我都清楚,這種負面的個人看法,在如今發達的網絡中,都會造成許多不同的言論,應該早已習慣了,我們就来談談這些謬論的共同点。

重复的「質疑與論證」循環是科學進步的過程,而這過程的標準,應該建立在相同標準的基礎上,那些個人的奇怪看法,論功效,是放在西醫學的觀點上;舉個例子來說,一種新藥從誕生直到最後的臨床試驗,都需要歷經很多年及很多人的努力,投入大筆資金,最後必須能營運才算獲得利益;大體上來說,西藥最大的功效,是能快速將病原體的數量減低或消滅,但是不分好壞就通殺,當然病原體是主殺的對象,這就是典型的西醫學,講的更專業的就是,一般西藥的臨床試驗,需要先通過非臨床化學定性,藥理機轉和動物試驗療效、毒性、安全等試驗,才能進入下一階段臨床試驗;中醫卻不同,誰的規定,那些中草藥已經經過幾千年的人體試驗,才可以進入第二階段的人體試驗;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2004年新規定,中醫複方可以證實他的療效和安全性,一樣可以得到藥證;相較於中草藥數千年來,老祖宗到現代人體試驗所驗證的效果,讓西醫稍微能接受而改變看法,也是十來年的事情了。

中草藥的醫學療效,是通過各種體徵與症狀組合而成的症型作為診斷的標準,與西藥臨床試驗的生物化學、分子生物學及儀器量測等做診斷標準有一定差異。

今年年初發生一件有趣的事情,能看出中西醫學之間的差別。如果流感久咳不止,我們都會去看醫生拿藥,期間或許會吃川貝枇杷膏,潤潤喉嚨;現在,川貝枇杷膏走進了紐約,並且在今年初「瞬間爆紅」,使到傳統中草藥再次成為美國人的焦點,價格竟然炒高十倍。(意思是:現在國際社會都是偏向於西醫的立場及觀點,對中草藥不能進行客觀的審視!)

想想看,您感冒咳嗽而去診所看診,醫生給您的是咳嗽藥水而不可能是川貝枇杷膏,大約五小時後大概能減輕症狀,痊癒也只需要三到四天。西醫可以說是直接對付感冒病毒,中醫還要考慮潤肺止咳等因素 。

在此簡單描述了中西醫療效的觀點,那對於憂遁草的療效,您是放在那一邊來看呢?
憂遁草別名是救命草、接骨草等等,這些別稱不是起於現在,而是流傳很久的。早前已有先人前輩驗證過,許多質疑論述中,經常會提到一個名字:神農國際生草藥研究所所長李進榮中醫師—星洲新聞網/星洲日報在2011年訪問了他,他指憂遁草是偏涼的草藥,所以只適合由熱性導致疾病的人士服食,有些癌症病人身體虛弱和缺乏熱能,如果大量吃下偏寒的草藥,身子將會更衰弱和激降抵抗力。

李進榮醫師說的沒錯,中草藥醫學是講多方面、是全面的,不可能只單靠一種植物,反而會造成其他不良的併發症,他講的只是單一植物,中草藥是複方,不用過度執著解釋。新加坡神農國際生草藥研究所,就是李進榮中醫師的藥館。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原報導的右下方有一被被質疑者忽略的重點,那就是台灣屏東科大教授謝寶全歷經一年半研究出關於憂遁草的訊息。原報導紅筆圈出  屏東科大謝寶全教授報導

附上謝教授的研究資訊如下:
台灣屏東科大學研究生:徐千惠在謝寶全教授的指導下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憂遁草萃取物對肝癌細胞 HepG2 之抑制及其抗氧化能力之探討


http://handle.ncl.edu.tw/11296/ndltd/00528968747011568270

報告指出憂遁草萃取物能抑制或毒殺人類肝癌細胞株 HepG2 。安全性方面,憂遁草萃取物沒有突變性,不會影響老鼠正常肝細胞的生長。憂遁草也有很好的抗氧化能力。

 
不僅如此,中國華南農業大學教授持續多年研究直至現在,陸續發表許多與憂遁草相關的論文,兩岸學者都努力進行研究,那是研究生們學位及教授們寶貴的時光,為憂遁草揭開生命密碼,慢慢前進著,艱難地走在缺乏資金挹注的路上。

(圖) 小尖葉憂遁草,品質更精且具有更好的成效。

 
無論中西醫,正確的觀點應是「中醫為體、西醫為用」不能偏廢,以西醫作為正規治療,以中醫從本改善調理,才是健康的王道。

分享草藥 Spread with lov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