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隨處可見的馬來西亞草藥

草藥,未必是中藥,就如著名的東革阿里,也沒有被收錄於古代中國醫書。本地草藥達人許明富中醫師表示:馬來西亞植物資源豐富,就看你識不識貨。

為了證明其真實性,許明富與8位生草藥發燒友帶領大家去到森美蘭冷京的森林,開啟草藥之旅。由於許明富自小在山林小鎮長大,因此很早就對大自然植物產生興趣。但是,首次與生草藥結緣,必須追溯回中學時代。

有一次,他打籃球時無意間傷到肋骨而痛得大哭。第二天,同學跑到隔壁鐵打醫師前院採摘了一棵樹上的三片葉給他,吩咐他不要咬,而是直接吞下去。雖然減緩了肋骨疼痛感,但是肚子開始灼熱起來,一直往廁所跑。

直到1995年,就讀於中醫學院,才知道當時吞下的那三片葉子是巴豆樹,又稱為大爺雙眼龍,民間也稱作打不死,專用在鐵打,有大毒。

許明福老師,是馬來西亞草藥屆的中醫師權威之一。

浸白米酒當鐵打藥

中醫界的初生之犢為了瞭解巴豆葉的毒性,就咬了一片巴豆葉。咬到第二口,舌頭就發麻,一小時後才緩解此現象。

”巴豆,有打不死的別稱。傳說以前的賊人,預算失手被抓就會被打到全身傷,因此作案前會先吞下這葉子。這樣即使被打也不怕,所以,也被稱為賊草。事實上,民間善用打不死,將撿到的泛黃葉子曬乾,浸泡白米酒,當作鐵打藥,效果很不錯。”許明富說。

从此以后,马来西亚增加了一名生草药迷,症状是他驾车时,发现路边有特别的生草药就会立刻下车辩证。

大马生草药一般上 「清热解毒」

有一上午,在森林最外圍探索時,筆者發現到生草藥已多不勝數。十八昔、火筒樹、火燒藤、芒其骨…外型特徵,通通忘光,腦裡只浮現一句話:清熱解毒。幾乎所有遇到的草藥,皆有「清熱解毒」的功能。

“的確,馬來西亞很少補益的生草藥,大多都具有清熱、解毒的功效。這就是大自然奇妙的地方:馬來西亞氣候炎熱,雨水充沛,濕熱病多,這裡的植物可以很好療效。”許明福說。

在馬來西亞生長的穿心蓮,療效功能比其他國家還好。此外,貓須草在大馬長得特好看,友族也會使用,中國人則把它當寶。

生草藥寶地—彭亨

到達了冷京森林,換上雨鞋後,生草藥發燒友吳維涼說道:”實際上,家的周圍和馬路兩旁都能找到有效的生草藥。”

然而,筆友還是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未踏進森林,許明富指著地上的植物解釋說:”這是地膽頭,有清熱解毒的功效。那是野牡丹,廣泛被用來包成涼茶以助於保健,通常這些有毛的植物擁有較強的止血作用,揉搓到爛,加入少量水,直到冒泡,就可以拍打在昆蟲叮咬處。

踏進森林,特色立見:有長藤。西馬的森林,最常見的是如手腕粗的大血藤、外貌與眼鏡蛇相似的過崗龍、觸感實在的扁藤。還有,中國人當成寶的九龍藤!

許福明笑著說:“東馬還有很多未探索的寶地。但,在西馬,草藥最豐富的寶地是彭亨,其中包括文打、雲頂、福隆港、金馬倫、白葉山等。若要找藤類,就必須進森林;想找九節茶、盤龍參、清明草,就要進高原。

被喻為黑參的「東革阿里」

大馬也擁有補益的生草藥—東革阿里!

黃暹燕從事生草藥採訪工作幾十年後愛上中醫和生草藥。他笑著說:”我們有自己的參類—東革阿里。華人偏愛”白參”(白色的東革阿里)和”紅參”(紅色的東革阿里)。相較起來,紅參比較好喝,可以用來煲湯,非常清甜,加入「大力王」,補益功能更明顯。另一種則是”黑參”(黑色的東革阿里)。

之前她參加了5天4夜的山採藥營,白天進芭尋寶,晚上則煲紅參,加入補腳力的大力丸,團裡有許多退休的老人喝了都不曾有腰酸背痛、氣不足或腳力不夠的現象。對此,許明富表示,”東革阿里的確有補益的功效。但是,這類苦寒草藥難溫腎。體質較寒的人喝了會腳軟,不可長期服用。”

不僅如此,五指毛桃,民間稱為南,也有補益功效。許德海打趣表示,”吃北易上火,南的根不帶熱,最適合老人補氣。”

進高山深怕迷路

進入高山大林採集生草藥,不論是男人或女人,最怕迷路。黃暹燕最難忘的是過了5點後,整座森林變黑,非常恐怖。風吹草動或水流動都讓人驚恐祈求不要有野生動物出現!

而且,進入高山大林採集草藥不能貪心。許明富說:”有一次,朋友想採集銀不換(一種藤類),不甘心空手而歸,結果攪動到蜂窩,被十多隻蜜蜂叮咬。打擊手忙腳亂把他到處森林並送院醫治。”許明富說。

當然,還有一些禁忌:祭拜山神、禁止大聲喧嘩、不隨處大小解、不高喊同行者名字,只叫代號等等。

黑面將軍治熱痱

巴生的劉俄湘中醫師,由於患有畏高而不去高山大林找草藥,喜歡在郊外尋找唾手可得的草本植物來治理皮膚類的問題,鹹豐有止癢效果、飛機草有殺菌效果,若小孩患有熱痱,也可以用黑面將軍煲水做成沐浴藥,很有效。

鐘富榮醫師擅長使用祖傳秘方來幫助癌症病人,不僅僅在戶外採集生草藥,也開闢園地種植罕見的生草藥。

《保健生活》的社長吳維涼醫師、後輩張洪華和顧榮桂同時表示:親自進行生草藥的採集,因知道得來不易才會加倍珍惜。而且,多認識一種生草藥,便增加臨床上多一選擇。

憂遁草能治重病宜多種

大馬草藥的盛行,可以說是一波接著一波後沈靜下來。“早期的七星針、黑面將軍、尖尾鳳、憂遁草、向天果風行。之後,政府把東革阿里、卡琪花蒂瑪發揚光大。”许明福说。

以往森林里拥有的黄牛木,将根挖回来非常大枝,一公斤賣10令吉都可以賺錢。民間相傳可以治療病症,被炒到一公斤300令吉。實際上,黃牛木治療黃疸病、濕熱、感冒和發燒並沒有如此神奇。

目前流行的是憂遁草。許明富的一名新加坡學生,曾經用憂遁草來治療重病症的患者。經過兩個月後,病人體力恢復了。從此,他對憂遁草充滿信心,特地帶著它到砂拉越,並鼓勵當地人栽種。

“即使了解草藥的藥用價值,也必須注意草藥是否適合本身體質。”許明富說:”不要聽說有效就跟風。有時的保健不會傷大雅,若要治療特定病症,必定要經過中醫師的望聞問切。”

採集生草藥,麻煩且辛苦

由於採集生草藥辛苦且麻煩,因此中醫師使用生草藥的比例很低。某些生草藥,如火筒樹,藥店沒有售賣,只能去採集。此外,還有一些新鮮採摘的生藥草鮮品,藥效比藥店裡長期放置的乾品好,更值得去採集。

“了解生草藥,就能辨識藥店售賣的中藥真偽。此外,醫師可以在鮮品和乾品的使用之間做出選擇。”許明富說。

民間使用早前草藥賣的白花蛇舌草來抗癌。如今,在藥店購買白花蛇舌草必須注意長相相似、價格便宜的水線草,它只具備清熱解毒的功能。中醫師懂得開抗癌藥,但他或許不知道藥店抓錯水線草呢!

砍樹留根永續資源

許明富說道:”通常有果的樹木,不需要砍;砍的樹木,必須留根,為了大自然的永續發展。你看,幾十年的雞血藤,長得好都不忍心砍。”


長藤,都是圍繞大樹往上生長,為了吸收陽光,可以把樹身越扎越緊。此時,有節制地砍伐藤,可以解救大樹。

“以往很多山林未被開闢,最常見到九節木。但,如今很難見到。有時發現到會非常開心,幸虧還在!”聽到許明富這番話,同行8人都點頭如搗蒜。

「健康草藥讓我恢復了昔日的身體狀態!不再因為身體不好,無法去旅行,無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們深信,維持身體健康,才能自己做更多事,讓世界更美好。

請看看我們的顧客見證
分享草藥 Spread with lov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