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

潛心研究20年,她道出草藥抗癌大有可為的關鍵在於…

如今超過 60% 的抗癌藥物都是植物萃取的有效天然物 ,又或者是其化學結構修飾物。舉個例子,太平洋紫杉醇是天然物,屬於治療乳癌、卵巢癌等惡性腫瘤的化療藥物,但對病患造成很強的副作用。

因此,草藥抗癌作用的發展除了發掘單一或多重天然物成分的抗癌作用,還降低傳統化療藥物的副作用、或研究是否對會產生抗藥性的化療藥物具備增加敏感的效果,也就是讓草藥作為輔佐劑以維持或提升傳統化療藥物之療效成為研究的重點。在民間,塗抹草藥能夠抑制發炎、消腫毒,但民眾以草藥消炎的經驗大多為口耳相傳。徐麗芬說到,草藥研究目的之一,就是可以透過科學研究驗證草藥的有效性與癌症民間傳說的屬實程度。

實驗室從昭和草、地膽草等菊科植物萃取天然物,以科學系統驗證草藥在動物體中如何抑制發炎反應與癌症,包括牽動的蛋白質種類、信息傳遞因子和基因等進行實驗,進而得出昭和草具有抗皮膚發炎的成分,也證實了昭和草具有抑制皮膚黑色素瘤的功效。

科學研究已證實發炎和一些重要的疾病如癌症、心血管或代謝疾病(過度肥胖、糖尿病)等有關聯。雖然不代表發炎就肯定有特定疾病,偶爾僅僅只是身體的免疫反應,但長期發炎和癌症有直接關係,一些發炎因子也會對癌症轉移造成影響。因此,了解草藥如何抑制發炎,才能找出抑制癌細胞的機制。

徐麗芬團隊發現到地膽草分離之倍半萜內酯類化合物 DET 被發現可以有效阻止乳癌細胞增生,可是對正常乳腺細胞沒有不好的影響。然而,傳統化療藥物紫杉醇雖然也能阻止癌細胞增生,但會造成正常細胞蛋白質異常的現象。

透過乳癌細胞轉移肺臟之動物實驗模型,發現到地膽草 DET 比傳統化療藥物紫杉醇更有效地延長小鼠二倍平均壽命。也就是說,攜有腫瘤小鼠未加藥處理平均壽命是 27 天,以地膽草 DET 治療延長壽命至 56 天,而以紫杉醇化療藥物治療僅僅能活 37 天。

此外,癌症一般的標靶藥物只能對付癌細胞其中一種標的,最後也無法達到有效抗癌功能。腫瘤微環境的結構共犯,包括基質細胞、血管增生、訊息傳遞介質等,也具有支援腫瘤成長與轉移的功效。所以,現階段開發有效抗癌藥物,不侷限於對付癌細胞本身,也會將共犯一起納入治療範圍。

多重藥理學觀點認為草藥不像一般標靶藥物只針對癌細胞為標的達到治療效果,它也能調控多靶點,所以草藥化合物具備極大的開發潛力。

以胞外泌體為例,它會把癌細胞的訊息物質傳遞給周遭結構共犯,有助於長癌細胞壯增生。通過收集乳癌細胞分泌的胞外泌體,發現使用地膽草 DET 處理癌細胞後,雖然增加了細胞外泌體,但改變了細胞外泌體的蛋白質成分,反而會阻礙癌細胞與腫瘤微環境的訊息傳遞,比如抑制癌細胞本身活性、抑制乳癌細胞增生與轉移。

不僅僅只是研發草藥的藥理活性,植物成分的生產與品管、品保流程、未來藥品的研發與產製過程,所有的過程都非常耗時費力,卻也是特別重要。以昭和草為例,從第一篇研究文章發表,到「昭和草植物新藥」獲准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為試驗用新藥,就耗時了十年。而且,實驗室至少還有三四十種草藥等著研發,現在連 TOP 10 也為完成!未來將繼續以抗發炎與抗癌為研究標,也會從單方成分擴展到複方。


目前研究的幾種草藥中,徐麗芬對青草藥特別有感。她說,某天突然聞到實驗室有家的味道,原來是因為常熬煮的大花咸豐草是青草茶的原材料之一,這才突然湧現跟母親在市場叫賣青草茶「消炎甲退火喔——」的兒時回憶。她說:「沒想到這輩子會研究青草茶。」

草藥研究是一門不簡單的科學,跨越農業與醫藥學門,過程也必須具備深度理解與探究疾病根源,並需要從植物本身的化學與藥理開始研究。徐麗芬期許,科研成果不僅僅只用來發表論文,如果未來能夠幫助解決人類健康的問題,便是這門科學最大的價值。

分享草藥 Spread with love:

Leave a Reply